阿梓

这里是我的托儿所

© 阿梓 | Powered by LOFTER

一些废话

让我想起来看到的一句话“公众害怕看到不同的东西”他们想要的,就是早就烂熟的东西变成不同的形式。

小细:

拖了很久没填旧坑还来浪费时间说这种事挺无聊的,但我觉得无论如何有必要说一下:


我不是盾受粉,也不是冬盾粉


就算我是,这也是一个作者的自由,没有任何被拿出来谈论的必要,我想写盾冬就写盾冬,想写冬盾就写冬盾,想写all盾就写all盾,想写all冬就写all冬,但我写盾冬不代表我就必须要讨厌冬盾粉all盾粉all冬粉,依次同理,萌cp就是图个开心,又不是为了拉帮结派、党同伐异


我反对举报、挂人挂文、贴标签吐黑泥,无论任何形式、任何借口、任何目的,这都是种low穿东非大裂谷并且损人不利己的行为


以下的话主要是为了给关注我的朋友和小伙伴一个交代,也是为了帮助我自己理清来龙去脉,不关注这个破事的朋友可以忽略:


1. 前阵子我在微博上用大号和一位萌冬盾的好友聊了冬盾相关的内容,结果被有心人截图并挂出,非说我是盾受拆逆党精分出本,我用专刷盾冬的围脖账号发了一条围脖澄清此事,对方随后私信找到我,解释了其中可能存在的一些误会而造成的不愉快并道歉,我们彼此都把话说开了,这事就结了,我跟她都删了相关微博了;


  




2. 前几天我在这里开玩笑性质地发了一条日志,表示我不喜欢黑盾梗,第二天有姑娘给我评论+私信,说我被小粉红挂了,因为圈内挂人的事情层出不穷,我也没当回事,今天一位好友跟我详细说了一下,我才知道又是和“萌盾受”相关







但这个事最让我费解的点不在于我莫名被打成盾受粉,而在于——


一个同人写手(画手)萌什么、写(画)什么,都是她的自由,只要不触犯法律,旁人都没有资格来拿她的个人喜好大做文章、信口雌黄。且不说我并不是盾受粉,如果我真的是,就活该被挂了吗?


3. 虽然知道这样做没必要,但为了别再被无聊人士扣上所谓“精分”的罪名,我在这里说一下吧:我在微博的大号是[绞丝田],刷盾冬的号是[小美人大脑门](因为大号上有很亲密的好友是盾受党,当初一开始就不想在首页刷她的屏,我就换了号,从今年四月份开始),发疯用的小号是[一个强壮而体毛浓重的水管工人](有不少冬受/384角色受的雷,请勿关注),lof上这个号专发盾冬文,sssonjaaa那个号也是我,专发叉冬文,随缘上有两个id,“蜜分”和“herrshin”


 




最后是一些忍不住的乱七八糟的气话:


我跟朋友聊冬盾梗被坑就算了,但有些盾冬文根本不涉及攻受立场问题,仅仅因为梗比较边缘(或者根本什么问题都没有)就被拿出来挂,拜托,人家警告都打得清清楚楚的你还去看,你眼瞎啊,你看不顺眼就要把人家掐删,你这么纯净同人文原教旨主义不去参加isis简直可惜了,一天不打狂犬疫苗就迷之自信地到处咬人,人家好歹还搞点产出娱乐大家娱乐自己,你就负责搞点黑泥娱乐自己恶心大家,你觉悟真高;我也搞不清到底是什么人一直抓着我不放,拜托想立靶子也看准一点啊,说我是盾受,你傻逼还是我傻逼啊,我就怕被人说是脑残冬兵受粉所以才辛辛苦苦“精分”,就是怕雷到没我这么冬受粉的人,结果现在说我是盾受,好啊,以后我要是写什么冬受相关的雷文我就有底气了,我盾受,任性;有任何疑问任何不满你不会直接到对方的微博或者lof下评论留言吗,私信也行啊,没这个胆子就要挂人、吐黑泥、在公共论坛阴阳怪气,浪费无关人士的屏幕空间——







评论
热度 ( 127 )
  1. YOYO_YUI狗血味酸糖浆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真不懂为啥有煞笔爱掐西皮,你看不顺眼还要去看你不是自作孽啊,自作孽完还去怪人家你这是搞笑么~爱看看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