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梓

这里是我的托儿所

© 阿梓 | Powered by LOFTER

我想起来那个庞贝古城遗址出土的耳坠,当时非常震惊,因为它和那种超土而且特别老,民族老太太几乎每人一个的款式一模一样!!一模一样!!!

这都不知道几千年了,它居然一点都没变,还是那个样子,只不过技术进步了,看起来更加光滑圆润而已


突然想起来他曾说,他们就沉睡在你心中,只要一声笛音就能把他们唤醒。


我觉得那些总责怪别人说话直接的人有点醉,我可没见过他们说什么“我说话直接你别生气”“伤了他的面子”何必要维护他们那些可怜的,徒劳的想要获得价值的心思。反正生气就生气吧,我确实容易什么事都联想到死亡,确实,我们就是像蚂蚁一样的生命,随时都会消失。今天朋友的猫猫死掉了,更是加强了我这种感受,我绝对不要顺应那股想要活下去的心思,因为我知道那都是骗人的,用恐惧逼迫我,用美丽诱惑我。不能相信,但是我最想要的是,像故事中的那些水手,因为美丽的女妖的歌声而在幻觉中跳海自杀,这是那些人为我们留着的模板


我也想舒舒服服的直呼其名啊,但是没办法,一直呼其名就会引来奇怪的家伙,莫名热情地纠缠,怪麻烦的。而且啊,我也惊讶于我竟然两年都没有完全理解他,我也真是……这个帽子让我想起来了雅典娜的雕塑,穿着这样的帽子真是一件美妙的事情啊


评论 ( 8 )
热度 ( 16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