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梓

这里是我的托儿所

© 阿梓 | Powered by LOFTER

刚看了那个好经典的故事,匠神捉维纳斯和阿瑞斯的奸。女神们都不好意思,就没有来,男神们看到那个场面,都笑个不停。阿波罗就问赫尔墨斯,你愿意披着这种网和维纳斯睡觉吗?赫尔墨斯说当然啦,就算是被所有神明看着,被这种网密密的裹住,我也愿意啊。这位神明一说完,就引来一阵哄笑。

我看这个故事就想到一句说他们的话,没有坏心的幸灾乐祸。

对那种形容中的单纯有了体会呢,每次看这些故事就会觉得非常安心,因为他们会说我想说,但是不肯定的话。我经常很混乱,不敢肯定任何一方,不如说这也是他们争执的一种吧。

想起来以前上课,别人出丑我也是喜欢笑的,因为看着很有意思啊。我也只想到这个而已,但是后来被同学严肃地批评了,说不懂事,不合适,最好以后别这么干。我想不通,我没有嘲笑他,更没有庆幸自己不出丑。因为我即使出丑也不会觉得多么丢人,有点像做着观众的人突然上台演戏了一般。但是她依旧非常严肃地要我不这么做,说了好几次。我不理解,所以继续笑。因为我觉得事情很简单,那些东西,我听也听不懂的。

话说以他们的名字为诗的人很多,但是他们懂不懂就是另一回事了……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,我在那里只能看见他们的尸体,横陈在字里行间,怪恶心的,又很孤单。只有看到那些人的作品,我才会不觉得寂寞,很安心。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1 )